当前位置:主页 > 国内 >

被无人机扰航的旅客:重庆滞留7小时,凌晨大巴抵成都

克莱斯勒为什么没人买 

4月22日凌晨5点,从上海飞往成都的旅客陆云,在经历17个小时的折腾后,才拖着疲惫的身躯抵达成都预定好的酒店。

一切都是因为成都双流机场的无人机扰航。

无人机扰航。 资料图

陆云乘坐的航班,按计划应于4月21下午4点半左右抵达双流机场,然而就在飞机广播即将准备降落时,机上旅客马上又听到“因机场发现不明飞行物,为了旅客的安全,飞机将备降重庆江北机场”的坏消息。

陆云乘坐的航班,仅仅是当日双流机场因无人机扰航而备降的58个航班之一,另有4架飞机返航。当地媒体报道称,超过1万名旅客因此出行受阻被滞留机场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这并不是双流机场近日第一次发生无人机扰航事件。

4月14日、17日、18日和21日,成都双流机场接连发生疑似无人机扰航事件,据媒体陆续披露的数据显示,仅此4天已致至少100个航班被迫备降或返航。

针对无人机扰飞事件,四川警方发布消息称,群众举报一经查实,奖励将由此前的1000元增加到1万元。

4月22日,成都警方通报称,两名男子因在机场附近放飞无人机,因二人行为尚未影响机场航班的正常起降,各被行政拘留五天。

陆云从上海出发,历时近17小时才抵达成都市区的酒店。

王欣提前通过手机得知双流机场受到无人机影响。

“因无名飞行物,飞机将备降”

4月22日上午,趁周末空闲来成都度假的陆云,仍在酒店努力收拾心情。

21日12时左右,陆云搭乘CA4504航班从上海浦东机场起飞,飞行3个多小时后,陆云听到广播告知飞机即将降落,“但很快,本来已经开始降落的飞机突然又开始上升,当时就听到旁边的空姐说双流机场因为无人机扰航,暂时无法降落。”

下午4时左右,机舱广播发出通知:因双流机场发现不明飞行物,为了旅客的安全,飞机将备降重庆江北机场。

陆云说,听到这一消息,机舱内的旅客均较为理智,无人大声抱怨。

很快,下午5时,飞机到达重庆江北机场。

然而,让陆云没想到的是,接下来的7个小时他都在机舱内等待,直到最后都没能乘坐航班到达成都。

陆云告诉澎湃新闻,在起初等待的二三个小时,机组工作人员均传递出信息,比如“机组超时”、“机场流量大”等,一旦条件允许,飞机将重新起飞前往成都。

然而,到了晚间8点多近9点时,机组人员突然给出了新的选择,询问是否有旅客愿意结束行程,并给出建议:可以自行乘坐高铁前往重庆。

但陆云查询后发现,从重庆前往成都的高铁班次,最后一班的发车时间是晚上10点零5分,“当时已经9点,从机场到高铁站需要一段时间,加上摆渡车、取行李的时间,很有可能到了那边车也开走了。”陆云说。

陆云称,除了少部分人选择了终止行程,包括他在内的大多数乘客都选择继续等待,希望航班能重新起飞。

此时,长时间的等待,加上闷在狭小机舱里,陆云开始感觉身体不舒服。

晚上11点左右,原本仍抱有希望的旅客们,听到了来自机组播报的官方通知,称当天的备降取消,不再飞往成都。

而此时陆云和大多数旅客已经在机舱内等待近7小时。

直到22日凌晨零点30分,陆云等旅客们在拒绝了航空公司提出补贴200元让旅客自行解决剩余行程的条件后,最终乘坐航空公司安排的大巴车前往成都。

陆云说,凌晨3点,与他同车的旅客们,被送到成都东郊的“十陵客运站”候车点,“因为这里离市区稍微近一些,除此之外只有双流机场下车点,那里更为偏远。”

澎湃新闻查询获悉,“十陵客运站”距离成都市中心春熙路约仍有12公里的汽车路程。

幸运的是,下车后不到半小时,陆云成功地预约了一辆网约车,随后和另外几位同行的旅客一起拼车。

等陆云到达预定的酒店,时间已是4月22日凌晨5点,此时距离他从上海出发已过去近17小时。

“以后一定买航空延误险,希望抓一个(涉事人员)狠狠处罚”

在陆云看来,尽管机舱广播称是“不明飞行物”的干扰导致航班被迫备降,但几乎所有人明白,所谓的“不明飞行物”就是无人机。

“前几天我已经看到过新闻,所以刚开始听到备降消息时,大家也都十分理解,知道机组也是迫于无奈。”陆云说,

陆云认为,在机场放飞无人机的人“太不负责任”,“小时候我也玩过航模,作为一项爱好,玩无人机无可厚非,但如果在机场这样明令禁止的地方放飞,就太不负责任了。”

相比之下,同样因无人机扰航而被迫备降西安机场的高兴利则更为气愤,“我们航班的旅客都认为,公安悬赏的金额不应该是1万元,而应该是50万元。”

4月21日下午2点,从北京飞往成都出差的高兴利,按计划原本应在下午5点半左右到达双流机场。

然而,下午4点半左右,“(飞机)广播明确说,因为双流机场发现了无人机,目前不具备降落条件,为了旅客的安全,将备降西安机场。”高兴利告诉澎湃新闻。

下午6点10分,高兴利乘坐的CA4108航班顺利备降西安。值得“庆幸”的是,仅等待一个小时左右,该航班就再次起飞,并于晚上9点左右到达双流机场。

“本来与成都的朋友约了晚饭,只能泡汤了。”高兴利抱怨说,无人机扰航这种行为属于危害公共安全,公安等部门应该严厉打击。

事实上,除了已经起飞而不得不选择备降的航班外,据了解,更有大量的航班延误多时。

4月21日晚间8点,计划乘坐3U8376航班、晚间10点从南昌飞成都的旅客王欣,就早早通过手机中提供“航班动态信息”的应用,得知航班将延误的消息。

其向澎湃新闻提供的截图显示,手机应用中重要公告信息中提及,成都机场预警提示:因20R(澎湃新闻注:20R系成都双流机场的一条跑道,双流机场总共两条跑道)五边发现无人机,20R不能用于落地。通行能力下降50%。

不过,“机场的播报并未提及无人机,仅仅告知是因为机场流量控制。”王欣说,

最终,在延误了近两个小时,王欣乘坐的航班才起飞,到达双流机场时已是凌晨2点。

一位航班延误3个半小时的旅客通过微博回复澎湃新闻称,“不说了,以后一定买航空延误险,希望抓一个(涉事人员)狠狠处罚。”

22日上午,计划乘坐12点航班从南京前往成都的旅客汤宇也向澎湃新闻表达了担忧,“马上就要起飞了,希望一切顺利。”

在向澎湃新闻倾诉备降的“糟糕”经历后,已经抵达成都的陆云和高兴利还担心,已经预定好的返程航班能否顺利完成。

(文中人名除高兴利外均为化名)

在我这儿有存货或者交易的,缺钱我给他贷款。

但在小布什政府时期引发美俄关系紧张的核心问题--民主和俄罗斯邻国问题,基本上仍是悬而未解。

当前文章:http://www.752126.com/415253.html

发布时间:2017-04-29 03:23:14

男人福利  基站  国内新闻  娱乐新闻  新闻视频  娱乐新闻  男人福利  美女动态图片  社会趣事  娱乐新闻